易阡

以前的文。脑洞。

#凹凸世界#

#嘉金#

#ooc请注意#

#祝食用愉快#


今天的天气真好呢,嘉德罗斯想着。抬手挡在眼前,阳光还是不可避免的照进了眼里。
这金色的太阳,和那个人真像。
远处,雷德和祖玛还在一起打打闹闹(?)嘉德罗斯闭上眼,回想起和那个人相遇的景象。
“啊啊,真无聊呢,去找格瑞吧。”嘉德罗斯想着。他来到了格瑞狩猎的地方,却看到他和另一个人在一起。是谁?从这个角度只看得见一头金发,不似他那样的张扬,柔顺的贴在脸边。
金色,啊。
和我一样呢。
不过那人的实力却是很弱。
“格瑞,陪我玩嘛”那个人冲格瑞大叫。阳关揉进他的笑容里,让他看起来像个天使。
天使?凹凸大赛没有天使。不过恶魔倒是一大堆。
格瑞看了他一眼,紫色的眼眸中锐气少了几分,不似与他在一起的时候。薄唇轻启,吐出来的话语却是不尽人意的:“没空。”
嘉德罗斯走出来,对格瑞说:“啧啧,格瑞,你竟然跟这么弱的渣渣在一起,真是让我失望。”他不知道怎么了,看见格瑞这么对那个人就忍不住生气。
“嘉德罗斯。”格瑞眯起眼,不着痕迹的将金护在身后。
嘉德罗斯更气了。一团火堵在他的胸口。“格瑞,打一架吧。”
“喂喂,你这人怎么回事,一上来就找格瑞打架。格瑞还要陪我玩呢。”金从格瑞身后探出半个脑袋。
“金,听我的,马上离开这里。”格瑞一脸严肃地说。
“为什么呀格瑞?”金不满的大叫。
金?那个人叫金吗。还真是,很符合他的名字呢。
“啧啧,格瑞,没想到你会对一个人这么上心。罢了,今天先放你一马。”嘉德罗斯说,转身离开。
“格瑞,那人谁啊,这么没有礼貌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。”金对格瑞说。
“他只是一个,自大的神经病罢了。”格瑞闭上眼睛,扛起刀走。
“诶诶格瑞等等我啊!”
嘉德罗斯看着自己的手心。怎么回事,怎么就这么走了。是因为那个人吗?那个像太阳一样,照亮他心里的人。
金。
反手抓住那阳光,摊开手掌来却什么都没有。
抓不住,吗。

“嘉德罗斯?你,怎么会……”金看着面前倒地的人,脸上写满了惊讶。
冷眼看着金背后偷袭的人,那人本想一击致命,却被突然出现的自己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招。本来这一招还不至于让他这么狼狈,可前几日刚刚和凹凸大赛第四交战还没完全恢复。那人看一击不得手,还想继续攻击。冷笑一声,眼眸猛的缩紧,大罗神通棍从天而降,正好立在那人所站的地方。那人一闪身,险险避过了那一发攻击,不敢再生念头,慌忙离开了。
殊不知,刚刚那一发攻击已耗尽了他的所有力量。偏头看自己身前的人,一向开心无所畏惧的人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。
忽的想起自己为何会对这个人情有独钟。为何会奋不顾身的为他挡下那致命一击。
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,你就照亮了我。因为你我想更强大,强大到把你身边的人都赶走,,然后把最好的都给你。
我的强大是为了你。
啊,人造人是不会流眼泪的啊,那这脸上的泪水是哪里来的。
金,别哭呀,你是阳光下的天使,不该露出这种表情。
对不起,不能在你身边了。

“你要记得,你这条命,是我给的。以后有生命危险的时候,就想起我,然后爱护自己的生命,我不允许你死掉,永远不允许。”

“参赛者嘉德罗斯,确定死亡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