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阡

脑洞。致力于邪教

#凹凸世界#【嘉金】
#ooc有#

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,嘉德罗斯猛的睁开那双金色眼眸,整个房间里顿时充满一股威压。
又梦见了那个人死在他面前的样子。他浑身是血,那个人静静地躺在他面前的空地上,毫无生机。往日总是不听话的翘起来的金发,此刻却静静地贴在脸庞。他听见了自己心脏破裂的声音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”他疯狂的大叫着,力量从他早已虚脱的身体上涌出来,随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,意识堕入了一片黑暗。
再次醒来时他在一片草坪上,周围空无一人。草尖有点刺刺的,但他毫无感觉。
一天,两天,他就这样在草坪上躺了两天。第三天他起来了,麻木的向前走。这活下来的机会是上天赐给他的,那么他要珍惜,用这条命去复仇。
去杀了那个,令金死了的人。
不知走了多久,他看见了一座城堡,他走了进去。他听见了声音,城堡在向他呼唤。
城堡里空无一人,但对嘉德罗斯来说无所谓了。没有金的世界,有没有人对他来说都一样。
“金,你等着,我马上就来找你。”嘉德罗斯轻声说。
随后的每一天,嘉德罗斯都像疯了一样的训练。到了夜里,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躺上床,睡的不省人事。好像这样就能把一切忘掉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嘉德罗斯的生活并不像他期望的那样麻木。每晚他都会梦见金,梦见他对他大叫“嘉德罗斯!”梦见他睡着的样子,梦见他抱着他的手臂撒娇。
梦见他……死去的样子。

今天,城堡来客人了。是一位女士,坐在大大的月亮上面,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。
“呦,嘉德罗斯大人,好久不见呢。”那个女人从月亮上跳下来,朝嘉德罗斯挥了挥手。
嘉德罗斯没有看她。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,这个女人还不够他塞牙缝的。他漠然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。
“多日不见,嘉德罗斯大人还是这么的不把人放在眼里呢。”凯莉也无所谓,转过身来抱臂对嘉德罗斯说。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凯莉,虽然很不想承认,我是金的朋友。”
“金的朋友?”嘉德罗斯转过身来,但随即又低下头。“你是专门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
“不不不,我想跟你说的是,金还活着,还在这世界上的某个地方。”一瞬间凯莉的眼神有些怜悯,但很快她又恢复了笑脸。“不想知道他在哪吗?”
“你说金还活着?”嘉德罗斯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浑身血液沸腾了起来。“带我去见他。”
“你真的要去吗?”凯莉严肃起来。“万一他不是你想要的那个样子呢?万一他不记得你了呢?你不去见他你的生活还能继续,可你去见了他,就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了。”
“带我去见他。”嘉德罗斯坚定地说。“没有了金,我活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!我勉强活到现在,是因为我要为金报仇,等我将那人碎尸万段,我马上就去找金。”说到最后他已经开始颤抖,但王的本性令他马上恢复了冷漠。
他的本性,只能给金看。
“好吧,跟我来。”凯莉坐上月亮,再没看嘉德罗斯,径直飞走了。嘉德罗斯紧紧跟上。
好像走了好久,嘉德罗斯感觉已经走了好几天了。但他什么也不想,满脑子里都是和金相遇后的场景。不管金变成什么样子,他说过,他会不离不弃。

纵使幻想了无数次,嘉德罗斯也没想过是这样的场景。
面前的人儿在疯狂的呼唤着自己,但自己已经,连手臂都抬不起来了。
他想起了凯莉眼里一瞬即过的怜悯,想起了这个空无一人的世界,想起了,记忆里的自己最后的浑身浴血。
原来自己,才是那个死去的人啊。
“嘉德罗斯,嘉德罗斯你听见了吗?你醒醒,你不要死。你不是总问我我爱不爱你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,我爱你,我爱你啊!”面前的人儿疯狂的大叫,泪水布满他的脸庞。
答案已经不重要了。勉强的抬起手臂,抚上金的脸颊。
我也爱你。嘉德罗斯在心里轻轻的说。随后他看见自己慢慢消失,眼前的世界逐渐变得空白。
也许这就是,最好的归宿吧。

注:本文设定是嘉德罗斯死后到了一个没有人的世界,凯莉能进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,因为她是大佬嘛。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嘉德罗斯的执念太深。凯莉用她的力量让嘉德罗斯和金见了一面,嘉德罗斯满足的消失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