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阡

广告

#插播广告#
#格瑞表示这只是为了赚积分给金买儿童节礼物#
(最近有些放飞自我……)


水珠顺着银白的头发滑下,顺着白皙的脖颈下淌,滑过还有些青涩的胸膛,在平坦的小腹上滑行,经过大腿,小腿,最后恋恋不舍地滴落到地板上。微吸一口气,胸膛轻微起伏。随手拿起一瓶沐浴露,均匀地抹在身上,身上顿时白白滑滑的,带着好闻的味道。花洒下水珠喷薄而出淋在身上,脸上出现一丝红晕,在雾气袅袅的浴室里显得格外诱人。待所有泡沫都冲净之后关上花洒,抽出条毛巾随意搭在肩上,少年还有些青涩的身体曲线恰到好处的显现出来。薄唇轻启,冰凉而动听的声音萦绕在耳边:















“凹凸牌沐浴露,你值得拥有”

以前的文。脑洞。

#凹凸世界#

#嘉金#

#ooc请注意#

#祝食用愉快#


今天的天气真好呢,嘉德罗斯想着。抬手挡在眼前,阳光还是不可避免的照进了眼里。
这金色的太阳,和那个人真像。
远处,雷德和祖玛还在一起打打闹闹(?)嘉德罗斯闭上眼,回想起和那个人相遇的景象。
“啊啊,真无聊呢,去找格瑞吧。”嘉德罗斯想着。他来到了格瑞狩猎的地方,却看到他和另一个人在一起。是谁?从这个角度只看得见一头金发,不似他那样的张扬,柔顺的贴在脸边。
金色,啊。
和我一样呢。
不过那人的实力却是很弱。
“格瑞,陪我玩嘛”那个人冲格瑞大叫。阳关揉进他的笑容里,让他看起来像个天使。
天使?凹凸大赛没有天使。不过恶魔倒是一大堆。
格瑞看了他一眼,紫色的眼眸中锐气少了几分,不似与他在一起的时候。薄唇轻启,吐出来的话语却是不尽人意的:“没空。”
嘉德罗斯走出来,对格瑞说:“啧啧,格瑞,你竟然跟这么弱的渣渣在一起,真是让我失望。”他不知道怎么了,看见格瑞这么对那个人就忍不住生气。
“嘉德罗斯。”格瑞眯起眼,不着痕迹的将金护在身后。
嘉德罗斯更气了。一团火堵在他的胸口。“格瑞,打一架吧。”
“喂喂,你这人怎么回事,一上来就找格瑞打架。格瑞还要陪我玩呢。”金从格瑞身后探出半个脑袋。
“金,听我的,马上离开这里。”格瑞一脸严肃地说。
“为什么呀格瑞?”金不满的大叫。
金?那个人叫金吗。还真是,很符合他的名字呢。
“啧啧,格瑞,没想到你会对一个人这么上心。罢了,今天先放你一马。”嘉德罗斯说,转身离开。
“格瑞,那人谁啊,这么没有礼貌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。”金对格瑞说。
“他只是一个,自大的神经病罢了。”格瑞闭上眼睛,扛起刀走。
“诶诶格瑞等等我啊!”
嘉德罗斯看着自己的手心。怎么回事,怎么就这么走了。是因为那个人吗?那个像太阳一样,照亮他心里的人。
金。
反手抓住那阳光,摊开手掌来却什么都没有。
抓不住,吗。

“嘉德罗斯?你,怎么会……”金看着面前倒地的人,脸上写满了惊讶。
冷眼看着金背后偷袭的人,那人本想一击致命,却被突然出现的自己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招。本来这一招还不至于让他这么狼狈,可前几日刚刚和凹凸大赛第四交战还没完全恢复。那人看一击不得手,还想继续攻击。冷笑一声,眼眸猛的缩紧,大罗神通棍从天而降,正好立在那人所站的地方。那人一闪身,险险避过了那一发攻击,不敢再生念头,慌忙离开了。
殊不知,刚刚那一发攻击已耗尽了他的所有力量。偏头看自己身前的人,一向开心无所畏惧的人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。
忽的想起自己为何会对这个人情有独钟。为何会奋不顾身的为他挡下那致命一击。
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,你就照亮了我。因为你我想更强大,强大到把你身边的人都赶走,,然后把最好的都给你。
我的强大是为了你。
啊,人造人是不会流眼泪的啊,那这脸上的泪水是哪里来的。
金,别哭呀,你是阳光下的天使,不该露出这种表情。
对不起,不能在你身边了。

“你要记得,你这条命,是我给的。以后有生命危险的时候,就想起我,然后爱护自己的生命,我不允许你死掉,永远不允许。”

“参赛者嘉德罗斯,确定死亡。”

脑洞。致力于邪教

#凹凸世界#【嘉金】
#ooc有#

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,嘉德罗斯猛的睁开那双金色眼眸,整个房间里顿时充满一股威压。
又梦见了那个人死在他面前的样子。他浑身是血,那个人静静地躺在他面前的空地上,毫无生机。往日总是不听话的翘起来的金发,此刻却静静地贴在脸庞。他听见了自己心脏破裂的声音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”他疯狂的大叫着,力量从他早已虚脱的身体上涌出来,随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,意识堕入了一片黑暗。
再次醒来时他在一片草坪上,周围空无一人。草尖有点刺刺的,但他毫无感觉。
一天,两天,他就这样在草坪上躺了两天。第三天他起来了,麻木的向前走。这活下来的机会是上天赐给他的,那么他要珍惜,用这条命去复仇。
去杀了那个,令金死了的人。
不知走了多久,他看见了一座城堡,他走了进去。他听见了声音,城堡在向他呼唤。
城堡里空无一人,但对嘉德罗斯来说无所谓了。没有金的世界,有没有人对他来说都一样。
“金,你等着,我马上就来找你。”嘉德罗斯轻声说。
随后的每一天,嘉德罗斯都像疯了一样的训练。到了夜里,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躺上床,睡的不省人事。好像这样就能把一切忘掉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嘉德罗斯的生活并不像他期望的那样麻木。每晚他都会梦见金,梦见他对他大叫“嘉德罗斯!”梦见他睡着的样子,梦见他抱着他的手臂撒娇。
梦见他……死去的样子。

今天,城堡来客人了。是一位女士,坐在大大的月亮上面,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。
“呦,嘉德罗斯大人,好久不见呢。”那个女人从月亮上跳下来,朝嘉德罗斯挥了挥手。
嘉德罗斯没有看她。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,这个女人还不够他塞牙缝的。他漠然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。
“多日不见,嘉德罗斯大人还是这么的不把人放在眼里呢。”凯莉也无所谓,转过身来抱臂对嘉德罗斯说。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凯莉,虽然很不想承认,我是金的朋友。”
“金的朋友?”嘉德罗斯转过身来,但随即又低下头。“你是专门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
“不不不,我想跟你说的是,金还活着,还在这世界上的某个地方。”一瞬间凯莉的眼神有些怜悯,但很快她又恢复了笑脸。“不想知道他在哪吗?”
“你说金还活着?”嘉德罗斯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浑身血液沸腾了起来。“带我去见他。”
“你真的要去吗?”凯莉严肃起来。“万一他不是你想要的那个样子呢?万一他不记得你了呢?你不去见他你的生活还能继续,可你去见了他,就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了。”
“带我去见他。”嘉德罗斯坚定地说。“没有了金,我活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!我勉强活到现在,是因为我要为金报仇,等我将那人碎尸万段,我马上就去找金。”说到最后他已经开始颤抖,但王的本性令他马上恢复了冷漠。
他的本性,只能给金看。
“好吧,跟我来。”凯莉坐上月亮,再没看嘉德罗斯,径直飞走了。嘉德罗斯紧紧跟上。
好像走了好久,嘉德罗斯感觉已经走了好几天了。但他什么也不想,满脑子里都是和金相遇后的场景。不管金变成什么样子,他说过,他会不离不弃。

纵使幻想了无数次,嘉德罗斯也没想过是这样的场景。
面前的人儿在疯狂的呼唤着自己,但自己已经,连手臂都抬不起来了。
他想起了凯莉眼里一瞬即过的怜悯,想起了这个空无一人的世界,想起了,记忆里的自己最后的浑身浴血。
原来自己,才是那个死去的人啊。
“嘉德罗斯,嘉德罗斯你听见了吗?你醒醒,你不要死。你不是总问我我爱不爱你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,我爱你,我爱你啊!”面前的人儿疯狂的大叫,泪水布满他的脸庞。
答案已经不重要了。勉强的抬起手臂,抚上金的脸颊。
我也爱你。嘉德罗斯在心里轻轻的说。随后他看见自己慢慢消失,眼前的世界逐渐变得空白。
也许这就是,最好的归宿吧。

注:本文设定是嘉德罗斯死后到了一个没有人的世界,凯莉能进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,因为她是大佬嘛。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嘉德罗斯的执念太深。凯莉用她的力量让嘉德罗斯和金见了一面,嘉德罗斯满足的消失了。

邪教

#凹凸世界#

#鬼幻#

#ooc有(一大堆)#

(入教吗少年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清晨,微风打着旋儿吹过,撞着了一个人。

紫堂幻望着手上的花和贺卡,暗暗给自己打气。虽说这不是第一次给鬼狐送礼物了,但,这次是不同的。

经历过无数次犹豫与徘徊,他终于决定了——

“鬼狐大人,我……”

“是幻啊。正好我这有一份资料需要人整理一下,你愿意帮我吗?”隔着面具紫堂幻都能感觉到鬼狐天冲那温柔的笑容,以及语气中不易察觉的疲倦。

鬼狐大人真是,辛苦啊。但是却这么温柔呢。

正是这点吸引了他吧。

“这是……”鬼狐看着幻手上的花,随即恍然大悟,叹了一口气。“叫那个人回去吧,与其买这些没什么用的东西还不如想着怎么在凹凸大赛中活下去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紫堂幻垂下头,拿着资料走了。

来到广场上,一些人正在训练。鬼天盟是个需要付出努力的地方,这里都是不甘落后,却时时有可能被那些强者抹杀掉的人。

“哟,这不是幻吗?怎么,又替那个人给鬼狐大人送花?”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凑上前来,对紫堂幻说。

紫堂没说话,那人有些尴尬,笑了几声走了。

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,将精心准备的花丢在地上,手指微微颤抖。

为什么,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认可我,我明明都这么努力了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所有鬼天盟的人都知道,有一个人暗恋他们老大。

每天都有鲜花送到鬼狐桌上,但鬼狐只是淡淡的扫一眼便叫人送回去,但是他们跑遍了整个鬼天盟也没有找到那个人。

于是他们去找将花送过来的紫堂幻。紫堂先是不肯说,后实在架招不住几个大汉的审问,告诉他们是一个有着健康肤色的人……

“天哪!没想到银爵那人竟然喜欢我们老大!”他们一下子沸腾了,没过多久整个鬼天盟都传出了“震惊!凹凸大赛第三名竟喜欢……”

对不起,银爵。紫堂幻默默在心里说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什么时候体会到了自己的这一份感情呢?

当自己身边只有小斯巴达们,拼尽全力才只能拿到不算多的积分时,他遇到了金,遇到了凯莉,在他们的帮助下体会到了快乐,他很感谢他们。

初遇鬼狐时他也很感谢他,是他给了自己机会,给了自己希望。

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心里有个声音说“对他是不一样的,鬼狐是不一样的”

是不一样的。鬼狐大人的温柔,鬼狐大人的笑容。虽然隐藏在面具下,但他感受到了。

可是,他的目光总是在金身上呢。果然,金是不一样的呢。我……没有让他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能力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夜里,紫堂幻从床上坐起,小心翼翼地下床,猫着腰溜出了房间。见金还在呼呼大睡,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,他松了一口气,眼神逐渐变得坚定。踏出门消失在夜幕中。

轻车熟路的走着,已经走过无数次了。夜很静,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。凭着记忆走到那个地方,白天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

拉下大闸,圆形的试炼场里,巨大的幻影龙蜥得到了释放,迫不及待的仰天长啸。巨大的咆哮声震得人脑皮发麻。

紫堂退后几步,庆幸自己提前把防护罩打开隔绝了一切声音,要不然整个鬼天盟的人都要不穿衣服跑出来。

幻影龙蜥轻蔑地看着紫堂,他记起了这个人,还妄想收服他的人。

紫堂不再退缩。闭眼,再猛的睁开!没什么可怕的,他对自己说,上吧!

巨大的试炼场里连连发出响声,爆炸声,咆哮声,可惜这一切,都无人知道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幻,你很让我吃惊。”含笑,看着身前坚定望着自己的人,鬼狐的心里有什么被触动了。

“是这样吗!”欣喜,深吸一口气。“我会继续努力的,鬼狐大人!”

伸手去揉了揉面前人儿的紫色头发。很好的触感,不过好像很久没有修剪,有些过长了。

紫堂笑着。

偷偷潜进来的凯莉看到这一幕,不禁嗤笑一声。

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……吗

真是傻呢,这个小子。